热门关键词:
相关知识
您的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相关知识 > 正文

移就修辞的翻译处理

时间:2021-11-19 12:34:10 浏览:1

移就(transferred epithet)是英、汉语中都存在的一种修辞手段。所谓移就就是把原本用于修饰甲事物的修饰语临时移用来修饰乙事物,由于是临时移用,所以“这种修饰语不直接说明它所修饰对象的性质、形象或特色,而往往绕一个弯子去表示该对象给人的某种感觉”。


虽然英、汉语中都存在移就修辞格,且格式、效果大致相当,但汉语,尤其是现代汉语中移就的运用远不及英语的transferred epithet那样广泛,因此,翻译时是否保留移就修辞格,还得从译本读者能否接受的角度来考虑。一般说来,英译汉时,有许多transferred epithet是不能原封不动地在译文中加以保留的,汉译英时有些原本普通的词语倒是可以考虑翻译成英语的transferred epithet。下面我们结合具体的例子来看一看移就格的翻译情况:


※保留移就格


The indefatigable bell now sounded for the fourth time.

那不知疲倦的钟如今敲第四遍了。


相思枕

a yearning pillow


※舍弃移就格


The big man crashed down on a protesting chair.

大个子一屁股坐下去,压得椅子提抗议似地嘎嘎直响。


※原本普通的词语英译成 transferred epithet


风吹来外滩公园里的音乐,却只有那炒豆似的铜鼓声最分明,也最叫人兴奋。

Faint strains of music were borne on the wind from the riverside park, punctuated by the sharp, cheerful patter of kettledrums.


其他一些修辞格,有的如反语、反问、矛盾修饰法、递升、渐降等多数情况下可以迻译的修辞格,有的如回文(palindrome)等特别难以迻译或基本无法翻译的修辞格,我们就不再—详加讨论了。应该指出的是没有绝对不可译的修辞格,也没有完全可以不加任何变通就可以迻译得很好的修辞格。修辞格的翻译首先要求译者熟悉英汉两种语言的各种修辞手段,最可怕的是“有眼不识泰山”,修辞格摆在眼前却不自知,此外还要熟悉一定的格言警句、名言名句,这对于仿拟(parody)和序换(reverse)等修辞格的翻译尤为重要。


在此,再介绍一位网名为“古月”的网上翻译高手对一些近乎文字游戏类的修辞手段提出的“硬注”、“改造”、“再造”、“移植”法,对大家应当会很有启发:


(1)硬注(硬译加脚注)

他是老九的弟弟——老十(实)直译:He's the younger brother of number 9, number 10.  意译:He's honest.

古月指出以上第一种译法虽译,犹不译,第二种译法意思译出来了,但原文的修辞特色丧失殆尽,均不可取,继而指出,如果不想费脑筋再造或移植双关,最常用、最安全、最省事的办法就是先硬译再加脚注。无论多复杂的语言现象,总是能够讲清楚其中奥妙的。用“硬注”解决这个双关,原句可译成:

He's the younger brother of number 9, number 10. (#note) [note:“Number 10 -老十 (laoshi) ”in Chinese is homophonic with another Chinese word “老实 (laoshi) ” which means“honest”.]

当然,如果有时间并感兴趣,可以用下述三种办法弄得更有味道一点。


(2)再造

如果从原句的本义“honest”出发,给它物色个“brother”,似可再造一个英文双关语。

这样,那句话就可译成:

He's the younger brother of honor, honest.

“Honor”这里被当作“on”的比较级,而“honest”作为最高级。恰巧,有人讲了个英文笑话,“Man first gets ON by hook or by crook. When he gets the HONOR, he becomes HONEST.” 看来英美还真有人把 ON, HONOR, HONEST当兄弟对待的呢!


再看下面的例子,也是个“再造”的双关:


Yesterday is history.

Tomorrow a mystery.

Today is a gift. That's why it's called the present!

昨天成历史。明天很神秘。今天称现金(今),所以是份礼!


大多数带双关的妙语都得通过“再造”才能保住双关。当然也有少数例外。


(3)改造所谓改造就是把目标语言中现成的妙语加以改造,用来翻译原语言。请看例句:


例1: A vice-chairman is taking over the chair at a meeting with a play on words,“I'm a virtuous vice chairman."

这里的“virtuous vice-chairman”玩弄的是vice的双关涵义:“恶”(vice)与“副”(vice作前缀),然后前面加了“德”(virtuous)。用“硬注”处理整句就成了:


I'm a virtuous vice-chairman.

我是个有德行的副主席。(注)


[(注)英文里的“副(vice)”如单独使用,可作“坏”、“恶”、“德行很差”解。]


尽管加了注解,仍叫人不甚了解。能不能通过改造中文成语“为富不仁”来解决这个双关呢?“副”和“富”是谐音,可以构成双关。常言道“为富不仁”,但咱们是


“为副但并非不仁。”因此,整句可作如下处理:


I'm a virtuous vice-chairman.


咱是为副(富)但并非不仁的主席。或:咱是为富(副)但仁的主席。


由此看来,“硬注”用在“virtuous vice-chairman”不仅丢了双关,而且意思不太清楚。倒是通过“改造”中文成语既保住了“双关”,又留住了“副(vice)”与“virtuous(仁)”的原义。


(4)移植


还有的时候,某些妙语怎么“再造”、“改造”也造不出来,可是却能从目标语言中搜寻到相近的词句,于是“移植”就成了捷径。例如“When awful is lawful,treason is reason.”与中文的“和尚打伞,无法无天”是否颇有同工异曲之处?当然这不算对译,只是一种文化比附,也可以说是一种“模糊对应”。还很形象的:awful看上去就像是和尚没了头发“1”,而Treason中的“T”又真像reason头上一把遮天蔽日的伞,况且Treason也的确是无法无天的行为啊!


“再造”、“改造”或“移植”特殊语言现象就酷似猜谜:猜惯了就能摸出规律。只可惜肯为这类文字游戏浪费时间的专业人员实在太少了。如果一个合格的职业译员翻


不了这类特殊语言现象,并不能说明他们不称职,最多只相当于不擅长猜谜而已。正如古月在结语中所说,“硬注”、“改造”、“再造”和“移植”各有千秋,基本上


不失为解决特殊语言现象的有效手段:“硬注”安全可靠,不管能否保汁保味,大部分情况都能对付;“再造”和“改造”更富挑战性,在可能强于“硬注”的情况下,应尽量“造”;“移植”作为文化比较和消遣,极富刺激,但是,考虑到相互对应的模糊和牵强,在翻译严肃题材时应当慎用。

济南翻译公司

  • 网站首页
  • 公司简介
  • 合作案例
  • 新闻中心
  • 译员风采
  • 资质荣誉
  • 翻译报价
  • 联系我们
  • 在线留言